当前位置:漳尔资讯 >> 教育 >>天价惩罚性赔偿创新高 传诵“我们的信条”强生却屡陷信任漩涡

天价惩罚性赔偿创新高 传诵“我们的信条”强生却屡陷信任漩涡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3 05:01:29】

10月8日,宾夕法尼亚州费城的一家民事诉讼法院裁定强生公司向一名男子支付了80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该男子因服用利培酮而患有乳房发育不良,利培酮是强生公司生产的一种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

9月26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约翰逊的优舒里散光日常隐形眼镜正在召回其一些不良隐形眼镜,因为存在可能导致用户眼睛发红和不适等症状的危险微粒。

此外,强生公司还因产品风险实施了最高级别的医疗设备召回。今年5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发布通知,强生(上海)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报告称,制造商ethicon内镜手术有限责任公司自愿召回弯曲和直腔内缝合器(注册号:国协注射液20152652249)和内窥镜弯曲腔内缝合器(注册号:国协注射液2015265241)。原因在于,对于上述批次的弯曲和直腔内缝合器,内窥镜的弯曲腔内缝合器所引起的垫圈没有被切割,并且钉形成的不利事件可能影响吻合线的完整性。此次召回是最高级别的,涉及中国近10万次销售。

据官方网站报道,中国强生公司成立于1886年。它是一家全球性的综合性医疗卫生企业,业务范围广泛,涵盖三大领域:消费品、药品和医疗设备。总部设在美国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New Brun zwick),在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60多家运营公司,全球员工超过14万人,2018年全球收入为816亿美元。但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强生公司作为一家世界知名的公司,一直处于一个接一个的持续动荡之中。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强生公司已经暴露在医疗器械、药品、化妆品和包装的丑闻中,并已被列入福布斯杂志的“十大企业失误名单”。

极高的惩罚性赔偿导致了成千上万起类似的诉讼。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10月8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宣布的80亿美元赔偿案是强生公司收到的13000多起诉讼中最具惩罚性的。

据路透社报道,26岁的原告在法庭上声称,他在2003年被诊断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并服用了医生开出的处方药利培酮(risperidone),之后乳房发育异常。他指出,强生公司没有发出任何药物可能导致男性乳房发育的风险警告。

据雅虎新闻报道,宾夕法尼亚州已收到数千起涉及利培酮刺激男性乳房发育的诉讼,这一判决将为强生公司在此类诉讼中树立先例。

此外,强生公司“参与”了该国第一个成功的垄断案例。2013年8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强生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与北京瑞邦勇科技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分销合同中的最低转售价格限制条款是反垄断法禁止的垄断协议,是非法的。被上诉人强生(上海)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和强生(中国)医疗设备有限公司赔偿北京瑞邦勇科贸有限公司经济损失53万元。

由于质量问题,隐形眼镜经常被召回。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9月26日,英国药品监管机构mhra发布文件称,强生公司正在召回一些不良隐形眼镜。涉及的产品含有危险颗粒,可能会导致用户眼睛发红和不适等症状。召回的产品是强生的“安士域瑞散光日投隐形眼镜”,主要涉及三批。

事实上,约翰逊隐形眼镜因质量问题被召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据上述媒体报道,今年9月9日,香港特别行政区卫生署(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 tive Department of Health)发布消息称,在制造商约翰逊·约翰逊(Johnson Johnson)发出通知后,该署正在自愿回收100箱特定批号的受影响隐形眼镜。同一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还公布了强生视力健康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自愿召回公告,此外,今年4月1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官方网站上宣布,强生视力健康公司自愿召回部分隐形眼镜,原因是日本市场收到投诉称“肉眼可见的塑料异物存在于带有铝箔镜片盖的塑料包装中”。此前,强生公司在2017年和2010年大规模召回了不同品牌的隐形眼镜产品。

据2017年12月29日《今日北京商报》报道,12月12日,强生的子公司强生视力健康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自愿召回软性角膜接触镜产品,因为制造过程中使用的不锈钢刷毛发现在塑料透镜盒和铝箔之间,刷毛肉眼可见。十多天后,12月27日,强生视力商务表示,由于强生视力提供的软性隐形眼镜度数偏差等问题,已经主动召回生产的软性隐形眼镜。早在2010年8月,据《新京报》报道,强生的子公司强生视力有限公司(Johnson & Johnson Vision)召回了近4000箱强生的“acuvue”隐形眼镜,原因是有人抱怨隐形眼镜会引起眼睛刺痛等问题。然而,四个月后,2010年12月,强生公司召回了492,000盒隐形眼镜,原因是用户眼睛刺痛。

爽身粉被多次指控患有癌症,并面临13000多起诉讼。

央视新闻客户端新闻:今年7月,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正在对著名日化公司强生公司进行刑事调查,重点是强生公司是否隐瞒其生产的婴儿奶粉含有滑石粉致癌物。此前,数千名癌症患者起诉强生公司,声称他们的卵巢癌或间皮瘤与强生公司婴儿奶粉中的致癌物质有关。强生公司表示,他们正在配合司法部的调查,并坚称其产品不含致癌物质。据《新京报》统计,截至2019年3月15日,该医疗保健公司因滑石粉的安全性面临13000多起诉讼。

据央视财经官方微博报道,今年3月13日,加州一家法院裁定,美国个人护理品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应向一名女性赔偿29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5亿元。这名妇女指控约翰逊生产含有致癌石棉的滑石粉产品,导致她患上癌症。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8月,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巡回法院的一名法官确认,22名女性被判对强生爽身粉犯有致癌罪,涉及赔偿46.9亿美元。此前,22名女性及其家人表示,强生爽身粉等长期使用的美容产品含有石棉,但强生没有警告消费者。同年4月,美国新泽西州46岁的投资银行家斯蒂芬·兰佐(stephen lanzo)患上了间皮瘤。他说约翰逊·约翰逊(Johnson Johnson)的滑石粉已经使用了30多年,该公司的一些滑石粉被发现含有致癌石棉纤维。法院判决斯蒂芬胜诉,并判他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和妻子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413万元)。

误导性营销引发药物滥用危机

据《新京报》报道,今年8月26日,据美联社报道,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名法官裁定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导致该州陷入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并要求该公司支付5.72亿美元的赔偿。塔尔德·布克·曼法官(Tarde bulke Man)在同一天的裁决中表示,强生公司的“误导性营销和阿片类药物的推广”助长了阿片类药物的流行和滥用,引发了俄克拉荷马州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损害了数千名俄克拉荷马公民的健康和安全。俄克拉荷马州司法部长迈克·亨特说,从2007年到2017年,阿片类药物滥用已经导致该州4653人死亡。强生及其制药子公司詹森(让桑)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积极营销,低估和淡化阿片成瘾的风险,使阿片滥用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人类引发的公共健康危机”。

强生公司最重要的原则和概念之一是它的“信条”。在强生公司的《我们的信条》(Our Creed)中,要求每个强生公司的人在日常工作中始终遵循对患者和消费者、员工、社会和股东负责的价值观,努力提高药品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创造更健康的环境。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一信条已被翻译成近50种语言和方言,并传播到世界各地。引人注目的是,近年来,强生公司因质量问题被指控多次召回其产品。业内人士对此发表了评论,称强生公司很少有如此大规模的持续召回和无休止的天价处罚。在过去的100年里,知名品牌的声誉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消费者的信任一再受到打击。为什么?面对我们已经被阅读了70多年的信条,约翰逊&约翰逊现在是时候进行深刻反思了。

(编辑:赵金波)

上一篇:超燃!雄州快闪,同声齐唱贺华诞
下一篇:免费看电视、听广播、读报纸……桓台人,快来下载​i桓台
关闭

Copyright 2018-2019 thevergexm52.com 漳尔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